MUSKY大魔王

微君之故-02b

只是,如那些医官夫子所陈言的一般,靖王病症好得极缓,去势几若抽丝,且反复。常是晨起一副已经无妨事的样子,还极利落地处理掉山堆似的戚猛在前一日办下的疏漏;但进了昼食后,被列战英赶着去午歇时,于梦中便又重新烧得烫手,至夜中才会堪堪消退,汗湿得难以入睡。

这番颠倒日夜的病熬,靖王却不以为,只是见列战英急得嘴角燎泡的样子,便有些哭笑不得。甚至,靖王在一日的高热醒来后,还随口宽慰了列战英几句。说索性春猎尚有时日,并无别的着紧的政事,乘着这场,姑且躲上朝中那些杂项往来几日也是好的。又奇怪说,只是未想到那些医官夫子入了金陵竟是齐齐改了手段,热衷起煮药煎汤来,药性亦求起了中正平稳,没有了过去的爽利痛快。

知晓了靖王这席说话后,性直的戚猛甚至找了那些医官夫子好是一场大闹,折腾得当日都误了上进汤药的时辰。气得列战英挥着长枪,直把这个楞头货抽出了靖王府,让他滚去巡防营中住着。
而这般,列战英仍不解气,腾腾的邪火上冲。他便索性把戚猛帐下的副将点齐了,悉数一顿恶骂,叱令他们一并迁去大营驻扎,也好时时防着戚猛干出别的糟心事,需待到春猎的出发日,才许回来靖王驾前侍奉。待他干完了这些,又硬挺了一场医官正老大人的奚落,灰头土脸地回去靖王驾前侍奉时,靖王已听庭生说完了这场热闹。故,见列战英进来,一贯肃然端方的靖王打量了他许久,还是没耐住笑了起来。

虽然,此时的靖王依然未退尽高热,眼角与唇色俱是一种枯淡的浅红。但在列战英看来,他确实舒展了些眉目,全被戚猛的这桩折腾吸引了大多的思虑。这让列战英瞬时对戚猛生出了一丝抱歉的意思,可转而觉得留着那祸胚在王府,终是不利靖王息养。眼下如此,确是正好!

于是,列战英也讪讪地笑了笑,半抱怨地同靖王告状:“殿下不知!我被医官正大人骂得有多惨。眼下,长史大人还未知道戚猛这番闹腾将花销出去的银子。待那时,这刮落又俱是我领了。”

听列战英这番说,连旁坐着习课的庭生都偷偷笑了起来。靖王咳了一声,惊得庭生缩了缩脖子,急埋头盯紧自己的课件。

“你这般安排也正好戚猛去做事。”靖王伸手指了庭生一处断句的误错,又继续和列战英说:“春猎便在眼前,届时怕是需上半数的巡防营兵随同,冲作前营,整筑每日的驻地。他早些过去筹备,确是应当的。”

“是。属下亦已派人找了往年相关的条陈出来。约束戚猛的部将,务必押着他桩桩都去办妥。”

“孤那日需在宫城敬迎父皇的御驾与母妃。你不必同去,且帮孤管着后队的这些辎重物件,及束管好卫中的兵士,携苏先生一行,缓缓坠着御驾行队的尾梢,自王府出发便是了。”

“殿下放心。早先,属下使戚猛过去苏宅送食盒时,已经转告了出发的时日。因顾虑先生不便使太多的车马随驾,即请他先至来王府,使用卫中的车架装载物件同行。”

“那便好。”靖王微微颔首,可即想起前次辞别苏宅时,这位苏先生实说不上好的脸色,不由脱口又说:“亦不知他如今可大安了……”

列战英顿了顿,虽说他知靖王的这句问话,他实并不需去作答。若说要顺心顺意,还很该由着靖王的这句问话,去次苏宅递个春贴问候为好。但他却耐不住似的,冲口说道:

“殿下自己尚未安好。就且略宽些心罢。”

靖王靠在榻上,慢舒了一口气,缓和高热后的头痛。随后,他又一次去宽解自己的这位几乎是怒气勃发的副将。

“别担心。战英……这十年,你我都在万军血海里争得命来。命,且硬挺呢。”

列战英抿紧了唇角,这一次不再违逆靖王的心意去搭话。他提醒自己,要克尽本份。

之后便差不抵到了夕食的时间,有宫人仆妇担了食桌进来侍奉。因靖王尚在病中,便只用了几勺医官们开方的药粥,算是两宜。他虽一贯简朴,厨下仍是张罗了小小一桌供奉他用。靖王见其中很有几碟是庭生素日就喜欢的,便索性留他下来一同进夕食。他亦嫌弃列战英杆子似得立在边上,口气愈发不好地问他,是不是需请列将军坐下了?

这倒让靖王卫中第一爱操心、琢磨的列战英列将军,呼得放下心了。

而靖王见庭生吃得开心,甚至默默夹了一著菜蔬添到他碗中。随即,靖王注意到列战英看着他的这个举动有些发怔,亦就也信手推了一碟油泼的山菌过去。



-tbc-

我发现,因为加了梗,上中下妥妥搞不完了。所以,出现【中02】这么bt的序号。orz

评论(28)
热度(138)

© MUSKY大魔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