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KY大魔王

如果以脑洞的产量来衡量我今年的traffic,我tmd肯定达标了!

之前我曾提过,为了让大二能在医院里玩虐恋情深。我梗了一个很长的背景!具体如下:

http://musky1979.lofter.com/post/327400_2a242bc

 

然后,问题来了!因为这玩意,居然连我自己都觉得很带感。怎么办呢,我就为此又梗了一个后续,以及最终的ending。我真是太努力了。甚至,我还为这个长梗在硬盘里取了一个名,叫“蜉蝣”。

什么意思呢,就是说: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于我归处?

蜉蝣之翼,采采衣服。心之忧矣,于我归息?

蜉蝣掘阅,麻衣如雪。心之忧矣,于我归说?

——直白地讲,就是“朝不保暮、无所归依焉”!

 

综上,如果我第一次梗的背景算第一部戏的话,那第二幕的开头,便是韩生在落地窗前接电话。很长时间他都没有说话,只见窗外过尽千帆(天音:是轮船你个猪头),最后他只说了一句:“我明白。”

然后,咱就可以把镜头转场到上一次大哥发觉二哥竟然失明的狗血桥段了。鉴于二哥身上还有2处枪伤压阵,于是大哥自不能先拷问他怎么会看不见!先送他去医院要紧。至于地上半死昏迷的忠酱,拷上塞后座一起带走。

这一路上,这2个人自然是鸡同鸭讲。大哥么,就不停问二哥,阿炼你怎么样?二哥呢,则完全不理会大哥的忧心,就不停对大哥重申,丁修给的这份东西,千万不能直接去警察局交了,压一下、一定先压下。大哥最先没懂二哥的意思,他看着二哥衬衣上越来越大血渍已经处于惊恐的状态了。二哥咳了一会儿,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要求,还补充说,要不然一川好惨的(他们在第一部已经都知道师弟是韩生的暗线)。大哥有些明白了二哥的意思,几乎泪崩,只求二哥别再说了行不行。

因为大哥没给出明确的答复,二哥就伸手去抓大哥,可他不是看不见么。大哥只好一个手打方向盘、一个手去握他的手。二哥抓着了大哥的手后,握紧了说:“大哥,张嫣有了。我们,得替孩子想想。”大哥停了一下,终于说:“好。”

接着,二哥没有再说话,完全地晕过去了。大哥一边开车,一边手都抖着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接着!!!就如最初设定出这个背景的需求那样,大哥和二哥就可以在医院里好好地玩一场虐恋情深。具体的操作方法,只要看过TVB和港产警匪片的同志们应该都很顺利地脑补出至少100种不同的唧唧歪歪。而大哥更苦一点,他不光要在医院里忧愁二哥能不能挺过这个枪伤、以及最先那个车祸的后遗症要怎么治(不治的话,瞎只是开始,谁知后面会怎样——看过TVB的都懂的),而且他看了那个保险柜里的师弟留下的各种材料和记录以后,越发苦逼了。

简单来说,以师弟的材料来抓韩生,就会马上牵出师弟来。但是,并不能简单把师弟定性为“涉黑”——他还真是公职人员,只是背景太要命。万一,韩生最终被抓后,只能以师弟保存的那份证据作为控方材料的话,师弟就会被牵连成彻底黑掉。

这,就是一个度的问题。大家也常在生活中遇到吧!其实很多工作方面的问题,不能说自己也完全没问题。但是你想不背责任,就得帮别人也洗掉一点问题。可这个事情的处理上,大哥真的不是能手啊!所以,他苦恼死了,遇到各种解决不了。

然后,其实已经和他一样的苦逼的韩生又可以出场了。他种种和大哥作对,派出各种愚蠢的NPC,但都被大哥、以及这个剧的逆天GM师哥在暗地里干掉了。

——读者们这时或许会问,韩生怎么这么笨?!身为这个脑洞的作者,我很体贴地告诉大家!这是剧情需要!!!

总之!发展到这里的时候,因为韩生的不谨慎以及编剧的恶意,韩生背后的集团也显露了冰山一角。粗略的说,就是魏家的生意是有着政府背景的,洗了相当多家暗账的钱,当然他们也赚了好多,期间更利用一些关系做了不少和那个洗钱没有关系的破事。然后那个背后集团换了新管理,觉得可以用更好的法子来搞钱,他们就被集体放弃了,也可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吧。

然后,韩生在一次和大哥的枪战冲突里被抓,自然其中有师哥帮手!GM万岁!期间,师哥曾一度要直接打爆韩生的头,大哥不让,说要抓回去。师哥就问:“费那个事干嘛!我就不懂,你们tmd为什么就喜欢费事。”大哥就说,这是为了司法公正。师哥大笑,说:”卢sir,这话——我师弟有说过。可你觉得,他干过的,还有那位沈sir求你干的。算‘司法公正’吗?“

而在此时,在医院被监视治疗的忠酱死了,大哥甚至连问口供的机会都没有。大哥跑去医院,只看到其他的同事在善后清场,一时彷徨到不知道怎么办。他原来想,有忠酱的口供的话,至少就用这个材料来举证韩生涉案,就不用拿出师弟的那份材料了。他又想起之前师哥问他的话,突然无比懊恼为什么不让师哥一枪打死韩生算了。

但让差不多已经感到走投无路的大哥比较开心的是,这时有护士小姐跑来告诉他,做完那个脑部手术以后一直没醒的沈sir刚才醒了。

然后医生告诉大哥,手术很OK,但是二哥现在还在康复期,还有一段时间会看不见,但是总的来说,还向着好的方向在发展的。这对大哥来说,总算是这段苦逼的时光里,有了开心地事情。可他又不知去告诉对二哥说,案子已经穷途末路了。

于是,大哥先接了二哥出院回家,只和他说目前还在用别的路子查韩生,又把师哥之前留下的那个钥匙还给二哥来安二哥的心,证明自己没交材料出去。索性,二哥也没多问。

而后,一天大哥约好下午回家带二哥去医生复诊。中午时,二哥接到一个电话,铃声是一个特别设置。第一次二哥没有接,在铃声第2次响起的时候,他接了电话,说:”妙彤,有事吗?“然后,很长时间,二哥都没有说话,只在挂电话前说:”嗯,是的,我3点去复诊。有机会喝茶。“

等大哥回到家,发现家里什么变化也没有,干净又整洁。只是二哥不见了。以电影的角度的话,镜头可以拍一个厨房的水槽旁还有二哥吃药后留下玻璃水杯,可上面干净得连指纹都没有。

 

——OK!第二部,到这里就可以结束啦。^^v

 

 

好!!!接下来,因为作者已经疯癫了。我们来接着梗第三部大结局。

延续前二部不狗血不要钱的作风,第三部的开场,自然是找二哥!找二哥!!找二哥!!!

就是在一阵兵荒马乱、鸡飞狗跳,大哥各种找二哥未果以后,他去了看守所。韩生看到大哥那简直烧红的眼睛,最后摇了摇头说:“卢sir,没那么顶真你早就是总督查了。”

而大哥只是问他:“阿炼呢!我问你阿炼呢!”韩生大笑:“这我可不知道。不过,沈sir什么也看不见,倒是一点都不为难。”

然后第二天大哥就知道韩生在狱中自尽了。他又去看了空牢房,在那张韩生坐过的椅子上坐了很久,连话也不问那些看守、更不看监控就走了。随后,他去办公室写报告,结了韩生的案子,也结了魏家的那个案子。最后,还把找二哥的案子划到了民事组。甚至取消了师哥的通缉,注明已经在韩生的案件中涉案死亡(大哥已经气疯了><)。上面看了这些报告,说了句,做得好!

又过了几天,慢慢就有了各种消息。不像之前完全没有线索可以找二哥。大哥就带组去找。总之,带走二哥的人,可以说是给韩生做外围业务的一些杂务人员,他们不过接到了带走二哥的指令而已。不算是警察,也并非什么上层人员,也不知道韩生的实际身份以及情况。

因为他们接到的指令也很模糊,所以也没有真下手去折磨二哥。只是把他关在一个空置的办公楼里,按勉强能生存的饮食标准提供给他。因为二哥瞎着,也不用绑他。

于是,我们可以脑补了。

二哥就在这个小空间里,前几天还会慢腾腾地走来走去;后来越来越没精神,就靠着玻璃幕墙坐;再后来,就躺下。等最后,大哥来了,蹲下来看他。他还整整齐齐穿着离开家时的那身蓝衬衣和黑西装,很安静地躺着。因为他太安静,大哥叫他都心慌:“阿炼?”这时以画面来说,需要有阳光照在他眼睑上。然后他睁开眼,视线没焦点地看着天花板一会儿,又转过来对着大哥:“大哥?”熬了这几天,二哥已经可以看见了。于是,大哥就可以一把捞起他,用力抱他,开始语无伦次地说一些类似“张嫣前几天去查了,说是个儿子”的傻话(毕竟,大哥也不知怎么和二哥解释眼下的局面)。然后,二哥也伸手抱了抱大哥,就睡了过去,饿太久状态比较糟。

之后,大哥每日奔波在医院和警局间,我们又能玩一小段情深如斯、情深如此了。等大哥接二哥出院那日,二哥不在房里,护士说,沈sir去散步了。镜头一转,就拍二哥和师哥在天台抽烟,二哥给了师哥一把保险箱钥匙。师哥开始没接,然后二哥开始面无表情地背师弟的真履历(政治部),师哥大怒,先拿出枪指着二哥,但最后还是走了。此时,大哥爬楼梯上来找二哥,因为被天台的各种床单挡着,大哥就叫二哥的名字。二哥听到大哥在喊,边看着师哥走出医院背影,边在栏杆上把烟掐了,又搭话说:“大哥,这里。”然后大哥站在他边上,看着地上的2个烟头,说:“抽那么多干吗?”二哥就说:“以后常去看张嫣,就没机会抽啦。”大哥听了,就揉揉他的头毛。

而师哥去开那个保险箱,他在里找到是师弟的各种私人物品。他看了半天,最后重重合上那个箱子,拎走。

 

又再哗啦哗啦过了几个月,新的BOSS到岗,是个姓朱的年轻海归,他给大哥升了总督查,又勉励他要继续努力,大哥看着他的名牌,想起以前师弟资料里的一个照片上的名片,平淡地扯出一个笑,在敬礼后就默默走了。而朱大boss看着大哥的背影,在电脑上发了一条简讯:

——“回政治部的事考虑好了吗?”

很快他收到一条回复“OK”发件人是from:lilian。

 

此处!!!大完结。

各位,懂了么。有些话,有些场景,写出来就没意思了!电影更是如此。啊哈哈哈哈。

评论(7)
热度(17)

© MUSKY大魔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