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KY大魔王

【水浒无间道】精英BEN的私人日记

:200X年XX月XX日

:星期??

:天气……异常晴朗

 

 

我的男朋友叫做费文斌,今年几岁属于他的个人档案机密。他目前是湾仔警署的一名普通CID。因为他是从学校拿了银哨子奖毕业的,同事们大多叫他精英Ben。之所以说是“大多”,是因为我和他共同的顶头上司林子聪高级督察,是完全不这么认为的。在林Sir的眼里,Ben最有可能是在广叔退休之后,成为O记狗仔队小队长……

 

 

以上,是我替我的未来老婆,也就是小师妹所写的作文《我的同事们》的开头。她正在念什么夜校的进修课程,我不晓得她究竟是怎么来找时间念的书。因为,我通常看到的是她搏命工作24小时,也做不完林Sir砸来的文件。

转回到正题,目前我的情况是,对于这个作文的后文我实在是写不下去了。不仅是因为我想不出有什么可写的,而且看这样的题目就知道这个出题的老师是个绝对心灵阴暗、爱好八卦的小人!!!一想到我的小师妹在这种人的班级里学习,我身为她的男朋友真的是很担心。再说,我要继续唠唠叨叨地写自己,不就是不和题目了嘛?!离题一定会影响分数的。而要我写小组的其它人的话——比如说林Sir好了!!!即便他是什么警察之星,我也觉得他根本就是人类之耻。

我这样讲,绝对是有根有据的!!!

在刚进入O记的时候,我对一直是在警察内部报纸出现的林Sir是很敬重的,甚至在相当的一段时间里,把他看成是和任达华任大哥一样的伟大偶像。而且,根据我在一些分局女同事那里得到资料,在那时我就是和大多数被蒙骗的崇拜者一样,认为林Sir不仅是能力超群还亲民友善,真不愧是香港警察的楷模!可是,我很快就悲哀地发现,事实和传闻的差距啊,决不是中学老师教过的计量单位可以仗算啊!!!……太大太大了。

虽然在其它部门的人来看,我们这组破案率不仅高,速度也是一等一的快,应该是风光得不得了。但实际的情况却完全不是这样的!!!——我们啊,完全是被林子聪高级督察没有人性地蹂躏的可怜人,或者说包身工。可怜我从小关于成为警察是如何威风的幻想……彻底地破灭了!!!

当然,我不是说林Sir他没有做事。只是他的做法……让人不得不对他的品行哑口无言。是了,我们的这位林子聪高级督察啊!!!根本是个患有严重精神分裂的男人。

需要说明的是,我从来也不鄙视、或唾弃那些不幸地患有精神分裂症的人。相反,我不仅对这种病症的患者除了人道主义的同情外,还常常滋生一种羡慕的情绪!!!——至于其中的理由,我一点也不想说。再说了,我也承认……林Sir那些无人性、无道德的手段,对付满大街的一样是少天良、少品德的古惑仔实在是管用得没了边!……而从侧面以及乐观的角度看,这倒可以认为是降低与遏制了这个已经乱七八糟的社会的犯罪和仇杀……但是!!!像我们的这位林Sir,首先是没有一点自己是一个极度危险的精神病患的自觉;其次,我认为他会这样的肆无忌惮、穷凶极恶……完全是倚仗着自己是香港特区政府警察部的高级督察,不仅是职业体面又能合法揍人、变相凌虐!!!

“所以说,林Sir要去搞黑社会……我们就人人等着盖紫荆旗吧!”

这话是我一次和广叔在茶水房喘气时,瞎聊地讲到的。就像是为了证明这个世界确实没有不透风的墙、没有保守得住的秘密一样,自然……是被“路过”的林Sir听到了,其结果、或者说是我的下场……是被他毫无人道与同僚情谊地痛骂到爆头。在最后,这个典型的斯文败类还叼着烟,轻飘飘地甩下一句话:“黑社会哪像当警察一样有养老金可领啊!说你们笨你们还不信!!!”

唉,我承认这话说得也不算太错。如今,外面的就业形势是很不好……我好多港大毕业的同学,现在都没混上个安稳的活。而像我现在做CID,虽然只是个高级警员,但也好歹是个有住房补贴的公务员啊!!!虽然不至于年年加薪,但减薪是基本不会的——可是……林子聪高级督察!!!你身为香港特区政府的警察之星,能这么说话吗?!啊???!!!即便,你不是一心一意地打算替天行道,而只是纯粹地为了个人的利益打算……但作为我们上司,也该在口头上喊喊为国为民、赤胆忠心的口号嘛!!!

不过呢,我想大概是林Sir对压榨我们这种没可能逃脱他魔掌的可怜人已经失去了兴趣的关系,很显然……这段时间,林Sir的恶势力的最大受害者就是黄Sir那组的冬虫草了。对于林Sir这种捞过界的行为,黄Sir的低气压已经凝聚到可视化的地步,如果要用漫画的手法来描绘的话!我想,我们湾仔警察署已经是一栋无数次重建的建筑了!!!

嗯,讲到那个冬虫草呢,是从元朗那边调来的,据说他那时在辖区的人缘好得不得了——啊,就是那种连老太太养的小狗见了他也要吠两声的大好人!!!至于他的长相,不用我说……现在或以后,恐怕都是我们湾仔警察署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吉祥物了。所以!所以!!!我总有点不大明白……那时候,黄Sir怎么就瞄上他去卧宋波的底了呢?!形象……也差太远了吧!!!

——卧底,不都该长成像伟仔那样的苦大仇深貌嘛?!

啊……只能说,这个世界已经变得我越来越不能理解了!!!真郁闷。

咳,其实我对冬虫草本来也没特别的注意,大家只是一般同事……嗯、嗯,他爱怎么干、干什么我确实管不着。但问题是,不仅是我了!!!连小师妹这样迟钝的人都看得出,冬虫草是近乎盲目地在崇拜我们的林Sir……呐,所以说我才觉得他是一个怪人。貌似,他觉得林Sir一派君子风范,并且是一幅侠骨柔肠——就差把林Sir吼他的那些话当作圣旨裱起来天天上香来供着。让我们这些在一旁看的人,真是不得不拂袖而去。

但就像我前面说的那样,托冬虫草的福!!!他那么新鲜……林Sir的兴趣自然就开始转移了。这些日子以后,我们这组挨训的次数确实是少了很多。我甚至偶尔也有了林Sir这个人很好相处的错觉!!!——啊!!!我这样想,真是太松懈、太危险了!!!

不管怎么说,我们这组人如今对冬虫草都是感激得不得了!!!不过,我实在是没办法理解吖……如果说我是因为命歹被分到林Sir手下被操练,是躲也没法躲……他冬虫草这情形嘛!!!噢,大概就算是自动送上门的肥羊?!……受罪当享福啊!!!!!

哈!现在想起来,上个月我帮小师妹写的那篇关于环境、环保的报告,其实很应该加上一段!像香港这样的建筑密集城市,不仅空气质量不高,水质也不如政府宣传里的那么乐观了。所以呢,很多人的大脑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或者说!!!就是变得古里古怪的。只有尽量地在日常生活里饮用蒸馏水,才能遏制我们受侵蚀的速度与深度。其实,不光是冬虫草,以及湾仔警察署那些没机会和林Sir共事的女同事们……外面的大街上,尤其是兰桂坊那片的许多女人都被林Sir这个大骗子、大魔王的伪装给迷惑了。嗯,如果说大家都能头脑稍微清楚一点地看清他的本质的话,或许就不会这样狂热了吧?!照我来看,我们的林子聪高级督察,根本是一个白天黑刷了一张脸、晚上楞笑成某种禽兽与情圣、过了三十奔四十的变态啊!!!

或许就像住在我隔壁的一个某杂志漫画家所说的:“这个社会已经彻底地黑暗与腐朽了!!!”

神啊!!!如果我中了六合彩,一定要在HMV的尖沙咀大看板上滚动播出广告!让全港岛的人都知道,警察之星林子聪高级督察是个怎么样的人——这个用眼角死光射人、每天修理打压可怜弱小不幸无辜悲惨的下属、喝酒好比灌凉茶、抽烟赛过啃面包、时常夜不归宿、归宿也是带了各色各籍人士翻云覆雨的男人,性格是和头脑截然相反的烂!

这使我偶尔觉得自己就像田中大神笔下的泉田准一郎警部补。因为同样是隶属于一个不正常的、非人类上司,每每看到泉田先生的故事……我就会产生一种强烈的共鸣,和悲痛。啊,或许正是因为我们都是正直正常、任劳任怨的好警察,才造就出极度嚣张自我、诡异叵测的上司。连铁男也说,放林Sir一个人的做事的话,怎么看也是一个很恐怖的事。

唔,其实我很好奇——那究竟会是什么事呢?!难道,会吓人过林Sir突然在下午跑了五条马路买蛋塔给我们做下午茶?!阿弥陀佛,千万不要啊!!!

话又说回来,铁男居然是我们这组里林Sir最肯给好脸色的组员——这是比较委婉的讲法,直接一点说!就是挨骂最少的人。而且,听说他一起和林Sir转了不少部门!……这到底是什么世界、什么社会吖?!人类果然不是化学成分组成那么简单的事。为什么像铁男这种正经又有正气的人,居然、居然……唉,只能说世界确实是神奇的!!!

那么,继续回到声讨林子聪高级督察罪行的主题。

我和广叔都一致认为,就是因为我们太好说话、不愿意违背和辩驳上司的不合理命令,所以林Sir才变得越来越乖张、狰狞。要是可能的话,我希望能像隔壁区的梁Sir那样做一个痞子加混混……不过,要是这样的话——湾仔警察署的毁灭与重建一定会更加的频繁。

所以,结论还是……

 

 

我的同事们……啊!!!这叫人怎么能定下神来写嘛!唉,我写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其实就是因为我实在不晓得该怎么继续写这个该死的作文!!!

当老师的为什么不能体恤一下学生的实际情况,出一点比较温和、正常的题目吖!!!

知识分子!!!果然都是猪头!!!

 

-END-

评论
热度(6)

© MUSKY大魔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