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KY大魔王

【黑白道】新一天

说实在话,我有点搞不太清楚眼下的状况。

是的,我正和高天义两个人傻呆在一个屋子里。

呃,高天义。没错,高天义!!!……我江迪辉的大哥。

而这样的情形,怎么看都是奇怪的。通常,除了需要时和女人一起……或者是纯粹的睡觉时间,我们的身边呢,少说也会有两三个兄弟在的啊!!!呐,一般会是些什么人我一下子也说不上来!但至少,那个光头是肯定在的。像这种……嗯,就是这种就两个人的情况,真不知道有多久没发生过了。哈……或者,从来都没发生过罢。啧,肯定是这样啦!!!

不过,这种“希奇”的感觉,还真是很特别。咳、咳……当然,更希奇的是,和我算是共用着一张长桌子,也就是我的斜对面的高天义,眼下正摆出一副商业精英的姿态研究着什么文件——连手里夹着的香烟,都积了好长的灰。可以说!完全地将我忽视了。

呃?!但是,仔细想想……这也不能算什么希奇的事情啊!怎么说,我现在不就是高天义——这位高大哥的小弟嘛???!!!那大哥做事,自然是没什么必要知会我这个做小弟的啊……虽说,我实质上的工作,是顶好连他晚上讲了什么梦话也搞得一清二楚。

啊、啊,那这么说呢……现在,就不是希奇,而是糟糕了!!!没错,糟糕透了。

因为受到了最后答案的打击,我决心把注意力移回到自己面前的资料上。可是,这份大概是帮会的新夜店在什么日子开张最好的吉日吉时报告,实在提不起我的任何兴趣……而后面那些资料里,不知道是哪个笨蛋选的剪彩的小明星们的裸照,更让人看了想呕血!

——没错!!!不是喷血。是呕血!!!

不过,要是不看这些资料的话,就没什么理由呆在这间屋子里了。为了那个根本到现在也没什么进展的、该死的本职工作,我还是继续认命地翻着那些纸。可也没多久,我右手的食指上突然地痛了起来。哈?!真是有点衰过了头——竟然被纸边给划破了口。

黑社会就是阔气,纸张的质量好得没话讲啊!

我抽了张桌上的面纸来擦掉手指上的血滴,但是看来细小的伤口却没商量地流出更多的来。这样下去,弄脏了文件就不好了。因此,只能向这间屋子的持有人进行求助了。

“那个,高大哥!”我抬头时,发觉他已经放下了那堆文件,在向我这里瞧了。

“什么事,小江?”

“有没有OK绷啊?!你这里?”

“你又哪里受伤了?”

“什么叫‘又’啊!!!讲得我好象很蠢一样……只是,手指被割到了。”

但让我觉得古怪的是,高天义没去找什么我要的OK绷,而是直接地走来我旁边坐了下来。

“……呃?”

“手指,拿来我看。”

“哈?!干吗?!……”我几乎是反射性地问了以后,才觉得自己的口气很有点防备的意思。这是什么和什么啊!!!——唉,我简直可以看到自己的缩小版蹲在我脑袋的角落里哀号了。

“给我看就是了。”才说完,高天义就伸出手硬是捉住了我的右腕,开始非常仔细地瞧着我食指上的小伤口。

那个……被一个男人,或者说!!!就是高天义!!!抓住手的感觉……真诡异。而且……他还那么用心地盯着看!——难怪疑犯们都不喜欢被警察捉着拷手铐……大概,就是这种心理吧?!啊!!!爸爸妈妈长官王琛小杰……从来也不晓得冬天是什么滋味的我,好象有点了解南极企鹅的生活了。

“高、高大哥,你搞什么啊!……”

但我余下的话是卡在喉咙里实在没法子再讲出来了。因为,我面前的这位被全台湾的警察视做洪水猛兽、被我也搞不清楚数量的帮会小弟们看作偶像的超优雅高学历大哥——高天义,居然低头含住了我的手指啊!!!并且,还非常体贴温柔地轻轻舔着……

老天啊!!!!!!……很痛的啊!!!笨蛋啊你……恶心不恶心啊你……那个、那个,痒死人了啊!!!……呜呜呜呜,好舒服真舒服……

“看,这样血不就止住了吗?!用找什么OK绷那么麻烦么。”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就在我以为我就要这样殉职的时候,高天义结束了他的医疗工作。我看了看我的手指,果然没有再流血的迹象了。而在我把视线转移到高天义的身上时,发现他正露出一种让我很想暴殴他一顿的笑容!!!管他是不是我的目标、我的大哥啊!

“小江,你那么大人了还会脸红啊。”

他倒是心情显得很好!!!可是,我气得大象都可以砍死了。没错,我承认我的脸已经烫得和着了的炸药没两样了……那又怎么样!!!男人就不准脸红啊!!!妈的,难道不是你高天义害的?!

“嗯,连耳朵都红了。小江,我说了你可别生气——有时候,我觉得你真是很可爱。”

——啊???!!!

等一下,我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是用中文讲的话啊?!

我的国语又退化了吗?!来台湾之前,我明明有认真补习的啊!!!

还是我已经有压力到得了幻听?!

高天义说我可爱!!!???

我一个男人!!!比他还多一个离婚经验的男人!可爱?!

这个人真的是高天义吗?

拜托!谁来砍我一刀。

可就在我的大脑因为他这句骇人听闻的发言而陷入彻底的当机时,高天义这个家伙啊!!!居然更加惨无人道地捉住我的脸,调整了一下角度后,就亲……亲了过来!!!

骗人!!!!!!!!!!!!!!!!!!!!!!!!!!!!!!!!!!!!!!!!

光头!

小湘!!

狗哥也可以啊!!!

你们、你们谁来救我一下……

 

可以说,江迪辉是被自己“砰咚”一响,从床上滚到地上的声音给吓醒的,但这也使他从要命的梦境里解放了出来。他呼地睁开眼睛,发觉眼见的是自家睡房熟悉的天花板,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

——是做梦啊!简直吓死人了。

江迪辉实实在在地感激起梦境和现实的区别来,而后慢吞吞地重新爬回到他的床上。但想起先前的梦境,甚至说那些还没有来得及在其中发生的危险,他禁不住的抽搐了一下。不过,等他略微的平静些之后,反而愈发的大光其火了。

——高天义!!!再怎么说,我到现在也没算对不起你!!!……即便,我是来卧你的底的!!!那又怎么样!!!你不爽的话,一枪打爆我的头好了嘛。这么搞……什么意思啊!!!报复?!实在忒低级了!!!还是做大哥的呢!!!一点点高段都不懂啊!

越想越怒的江迪辉,在莫名其妙地气愤中,将完全是无辜出现在他的梦境里的高天义,每一寸都骂了个狗血喷头。很自然,他也就忘记了去检讨怎么会梦见那样的高天义的自己,以及自己是需要参加的十点的帮会会议。

 

 

“诶,阿辉呢?!还没有到嘛?!”已经是迟到了十五分钟的小湘,急冲冲地飙进会议室。因为只见到光头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抽烟,就顺口地问道。

“他啊?!和你有两样?!不迟到就不叫‘江迪辉’了。应该说,你们的词典里,就没有‘迟到’这两个字!!!”

“那大哥呢?!”

“好象是接大姊的电话去了。”

小湘还有点不太适应高天义的这种二十四孝丈夫的姿态,所以只好“噢”了一声后,就拖了把椅子坐下来,开始补她已经花了的口红。这时,整个会议间异常的安静着,甚至可以听见走廊上的小弟们有搭没搭的谈话声,光头在烟碟中按灭了烟,仰头看着天花板上旋转的风扇。但这种宁和的气氛,像是注定和帮会钩不上太久的关系似的,随着外间小弟们起起落落的好几嗓子“辉哥早”、“辉哥好”,一脸阴郁狂暴的江迪辉出现在了门口。

光头虽是想出于习惯和礼貌的打招呼,不过在看到江迪辉的脸色后,自发地点起了新的烟,保持他的沉默。而小湘依旧极高兴地对着江迪辉开口:

“阿辉,早啊!!!”

而因为没有看到高天义的人影,江迪辉的一张脸绷得更紧了。

“高……大哥呢?他人呢!!!”

“啊?!”

“应该是接大姊的电话去了。”

顾及到小湘的光头回答了江迪辉的问题。他侧头看了眼小湘,那位大小姐顺势露出异常灿烂的笑容,来附和这个答案。

而得到了这个信息的江迪辉,二话没说就转身出了房间,好似飚风过境。余下光头和小湘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阿辉好像很气的样子?”

“……”

“帮会里谁那么大胆子敢得罪他啊?……难道是大哥?!”

“……大概吧。”

“呃?!光头,你说会是什么事啊???!!!”

“我怎么知道。”

“猜一下啦!!!”

光头没再应小湘的话,他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连自己也没察觉的叹了口气。

 

 

今天!也是全台湾最大帮会普通的一日。

 

-END-

评论
热度(2)

© MUSKY大魔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