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KY大魔王

【豪情盖天】谈恋爱

About黄志威

台风过境。

暴雨下得让人瞧不见两米外的风景。

这令黄志威生起无名的火。

可是有人讨厌就会有人喜欢。这世上的事情很怪。

因此,黄志威就从没弄明白为什么梁家豪总爱在暴雨天跑了个没影没踪。

而这并不是只有天晓得。所谓的“失踪”:只有身为上司兼情人的黄志威总督察不晓得自己的下属兼爱人的梁家豪见习督察猫去了哪个角落。

——管他死去哪里呢?!晓不晓得实际也不是太要紧,自己又不只单他一个手下。这个世界有不只单他一个看人会瞪起一双野猫一样的眼。

黄志威就秉承着如此的态度,干掉了今天的第七杯咖啡,还加里一平常多一倍的糖,看得途径茶水房的CID们个个心里暗暗发毛。而他却突然地想起,之前的某个时候听庶务部的女生们说起处女座的男人通常是如何如何、怎样怎样。

“没一条不是胡扯!”黄志威最后下了结论。这在旁人来看,简直就是充满了无奈!——没法子,即便那些是和真理差不远的经典,却敌不过黄志威天天瞧着的反面教材。

但黄志威担着的公职,总是要维持适当的颜面的,所以像这种在百无聊赖、极度郁闷中抱着咖啡杯数小鸟的事情绝对是机密中机密。

呐,凡事就都是有利有弊的了!!!好面子的负面就是那位大神对失踪、隐行是越来越得心应手、技艺精湛。

——倘若政治部没撤编,调过去一定很快争到上位啊!

才午后,台风就竟呼地没了影。黄志威盯着窗外倒得乱七八糟的灌木,决定离开这个和楼下的拘留所没两样的办公室。他信手在门背抓了件外套,是卡其布的休闲款,显然原本的物主应该并不是他自己,绝对绝对是那位梁家豪大神的杰作。

“变成现在这样……想想,还真是……有够蠢的啊!!!”

黄志威走出警署,冲着空中自己哈出的白气苦笑,而后开始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转悠。直到他在HMV在尖沙咀的大告示牌上瞧见一张怎么看也同自己肖似的面孔、乃至装扮,他才顿时领悟了自己一路走来所造成周遭的路人间窃窃私语的实质原由。这,算什么和什么啊?!拍了拍已经被吵到发昏的脑袋,黄志威不得已转去的士站打车。

——咳,琢磨了半天,也倒运地只有一个地方可去。背透了!!!背死了……

 

About毛镇宇

毛镇宇大医生正在家里卖力的扫除,顺便整理半年也没管过的书柜、扔掉积了大概有两年的帐单。而在进行了四分之一后,他就终止了使这个使用空间更惬意的想法。

“唉,现在这样也不算不好嘛!!!”毛镇宇在山堆似的杂志里找了烟点上,瞅着比收拾前更没条理的陈设“嘿”了一声。就在他想去厨房拿啤酒找吞拿鱼色拉的当口,门铃却没好气地吼了起来。可怜毛镇宇的好兴致一下子飞去了九霄云外,这实在是因为他瞧清楚了门外那位来访大爷在半秒里整备出的职业笑脸。

——真是寒碜人啊!!!

当然,这样的想法,就今时今日的毛镇宇、又或者更直接说明,是由他自己也不晓得的什么过去时间开始,到他这个人生彻底的完结,他都没本事对时下这种状态的黄志威说出口的。咳……

“嗨……”黄志威自动自发地飘进起居室,倒在毛镇宇唯一收拾利落的沙发上,在盯着天花板发了有十来分钟的傻后,才有气没力地给了个招呼。至于,毛镇宇对他前前后后摆出的迎接姿态、真诚笑脸,他老大是完全地忽略了。这使毛镇宇不得不托着下巴思考起来。总的来讲,像这种黄志威总督察陷入颓废、低潮的演出绝对是限定版的!!!——当然,因为是欣赏到了难得一见的戏码,毛镇宇遭受到这位可怕同僚的白眼后的心情,也不算非常地低落了。

“那个……又出什么状况啦?!”

“没有的事。”

“少嘴硬!”

“你烦不烦啊!!!都说没有了。”

由于理论与实际都确凿无误地告诉了毛镇宇,不要同黄志威总督察进行什么论理。他就没有再坚持:

“那就没有咯!”

可就是在毛镇宇才踏出起居室半步,他身后就“哄”地爆出声巨响,炸得他头皮一阵发麻。回头一看,毛镇宇直心痛那张也没坐过几趟的椅子。而现行犯却是一脸的无辜与不解气。没指望告别无奈的毛镇宇递了支烟过去,开始等黄志威开口。但是,警察署官僚的颜面,是在这世间比时光更宝贵的存在。直到毛镇宇的一盒白万见底烟碟满盆,黄志威才慢慢地开了腔:“……快完蛋了。”

“哈?!”毛镇宇着实是没耐住地当场喷笑,将黄志威的颜面抹得没了影。

“笑啊!笑啊!!!你他妈的笑绝气了才好啊!!!”气得跳脚的黄志威破口大骂,立马又踹飞了一张椅子。毛镇宇则是抓过一个沙发抱枕,使劲地捂

住自个儿的嘴,免得再漏出什么而被怒不可遏的总督察当作标靶。但这实在不能怪毛镇宇不讲朋友道义、兄弟情分,只能感慨黄志威为啥憋半天才挤了这么一句!!!

在当初,他和梁家豪所结成的“超友谊”就叫全署跌破了眼镜,除了警民关系组的同人女们,任谁也不看好这样毫无征兆的冲动凑对。以此来看,所谓的“完蛋”——并不可算是什么奇特的意外。

“喂,他好歹跟了你那么些年……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

而黄志威又是挑眉又是摇头。“我真不知道。不骗你……”

因为黄志威说话间的眼神,在毛镇宇看来竟是在一瞬里有着种忧郁与莫名,他琢磨了良久还是以为闭嘴为好。更况且,这世上大多事情都是会在说出后,导致坦白人的性命不保。

于是,时间就这么呼啦啦地流走了,转眼便是日暮西山。毛镇威看了看窗外亮得晃眼的街灯,再瞧着黄志威在白万的烟雾下显得隐晦的面孔,猝然地感到了危机。

“他在哪儿?!”

尽管受到只是疑问句式的拷问,毛镇宇还是不自觉地搓着手,陪出一个真挚的笑脸

“咳,你下面的人,我怎么知道……”

“扯鬼啊你!!!少唬人。”黄志威跳了起来,表情距吃人也不远了。毛镇宇思揣着自己是不是已经将香港警察的脸面丢去了海沟。他素来爱护一切的野生或家养动物,但又对会常常大发雷霆的官僚们没有丝毫的办法。

“呃……这个……”

“说!!!”
  
About梁家豪

“黄Sir,您为难毛Sir算什么?!是了!我在这儿没错。”

梁家豪的眼睛实在是又大有好看,大家都知道;梁家豪的脾气实在是火爆到够去和庙街仔们搏上位,大家也都知道!!!所以,就他被警民关系组的女性们暗暗地叫做“野猫公主”并在署里传得尽人皆知,也并不算太过于奇怪。

当然,这世上依旧是不缺少不买帐、不怕死的。可举证的,首先就是眼下这当口的黄志威总督察——他梁家豪在公务编制上的顶头上司。

然而,使梁家豪吃惊的还是毛镇宇好似引颈就戮的表情。至于其后过于暴力、血腥的场面,他便是习惯而麻木了。

于是,梁家豪野猫公主大人的心情变得奇异地痛快起来!!!他嗤笑着用酒精棉球和Ok绷整理二位警察叔叔上彩的脸。尽管打架斗殴实在不是稀罕的事情,可主角是他认识和亲密的这两人就使得效果大大的爆棚了!!!而毛镇宇大医生严肃、愤慨的眼神还异常落力的锦上添花……哈。

“笑!再笑调你回去穿军装!!!”

在受到自家的上峰呲牙咧嘴的威胁后,梁家豪笑得更为前仰后合、或说猖狂。而作为飙风眼的黄志威倒慢慢恢复了镇定,转用一贯里的观察姿态盯住嚣张跋扈的公主大人。

其实,黄志威在警署的风评一向甚好,在大多数的CID们来看,他实在算是个可亲近、可信赖的上峰。只是,他跳跃性的思考模式与几何增大的怀疑范围……或直当的来讲是牙呲必报的精神品性,常是令整个小组陷入惶恐的低弥。因此,在他的这种注视下,连张扬惯了的梁家豪的笑容也不得不僵硬了

起来。

而在两双瞪大的透亮眼睛的观望中,黄志威下了决定,接紧是完成了起身、开门、跑路一系列的行动。但直到他摔门的响声在房子里散得连渣也没剩,梁家豪才扭头瞧了眼或许比他更为呆滞的毛镇宇,恍然自己是该松下保持着微笑状态的嘴角。

“你、你……干吗老躲我家来?!”

回想起梁家豪归来之后自己所经历的各种匪夷所思,毛镇宇开始怀疑那时对他的力挺是自己人生最大的败笔。

但梁家豪却啃着左手的食指关节,发开了自己的愣……完全地不顾毛镇宇几近核爆的心情。

 

About何保生

对于黄志威杀来警署的回马枪,何保生警长的反应就好似在旺角被清凉服装的小妹顺去了自己的配枪。但等到他发现自己的失态,却是为时已晚。黄志威露出的审视的笑容,让何保生由头顶到脚心来了个透凉。

“阿保啊……你说,男人要是失恋……其实也不算什么没面子吧?!”

等何保生战战兢兢地听清自家上司老大的话,他再次失态得人仰马翻、上窜下跳。

——失恋!!!???原来,做总督察也是会失恋的哇!!!新闻,无疑是新闻。

而在他整理消化完黄志威的话,何保生却发觉自己生出的第一想法,实在是不给这位英明神武的上司丝毫的面子,并无疑是违背他对黄志威总督察的崇敬的。于是,何保生不禁又缩了缩身子,使劲地惭愧起来。

“黄Sir您看事那么准……咳,怎么会失恋呢。”

“臭小子!损我啊?!……”黄志威皱起眉,可看着何保生一副要打地洞的模样,他想了想还是把剩下的话给咽回了肚子,然后在口袋里掏了半晌,才

在捏得皱巴巴的烟壳子里寻到一根点上。但何宝生却还是被他这种诡异的大度给吓到了。

“呃……黄Sir啊……其实,恋爱这种事情……摩擦也是……啊、啊,很平常的。关键呢,在于大家都要理智地看待问题!……我知道黄Sir你一向是很谨慎又有条理的……”

“……啊?!……”黄志威没框条的应声,让何保生越发地糊涂,甚至于惶恐了。但他有不得不承认,这位在警署中古怪刁钻只比梁家豪少一点点的黄志威总督察愁眉苦脸的样子,实在是让人瞧得有趣、畅快。当然,我们这位一样也是年轻有为的何保生警长是个非美女姐姐不要的高标准、死要求的超超级异性爱恋者。即使有时会邋遢到比元朗的混混还地道的梁家豪野猫公主大人,在某些时候看起来是跋扈到动人,他也不会将之纳入所谓的考察范围。

——不愧是黄Sir啊!!!

而黄志威显然没有接收、察觉到何保生这种充满敬意的内心感慨。他开始逐渐喷火的眼神,令何保生反射性地停止了自己的偶像崇拜。

“那个……喔!”何保生努力地回想了一下毛镇宇的说教姿态,开始顶包。“您和梁Sir呢,都是很有个性的人……所以也就难免地会偶尔……只是‘偶尔’地无法顾及、忽略对方的感受。当然,这完全是一种普遍的现象……所谓‘伤害’是爱情的表达手段……”

两个小时后,黄志威哈欠着从不算糟糕的梦境里醒来,用和平常不差微毫的严肃、平淡回应着何保生近于绝望的眼神。然后,他的携带电话以轰天似的声音响了起来。

结果么,自然是何保生傻看着黄志威的脸阴转多云多云再转晴,并在按了电话以后用一种令人咋舌的风度和气立起了身。“你也早些收工了!”

“您慢走。黄Sir!!!”在放下自己冲黄志威的背影挥动的左手之后,何保生用脑袋重重的撞了回桌子。

 
About Madam

作为智慧与美貌并存的中年女性!!!Madam还是大大的好人,开通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并绝对是警署最最必要的存在!!!

但Madam一直很郁闷,为什么警民关系组的小女生们偷偷摸摸地派发同人本的时候,全警署就她没有份。这倒不是Madam对小女生们的文学创作感什么兴趣,而是整一警署都会参与的议论,她却没有同等的谈资。唉,想当年啊!!!……

不过呢,正所谓当局者迷!在Madam走出自己的办公室来安慰完被黄志威叔叔郁闷到不行的何保生小朋友以后,墙上的挂钟已经显示是晚上十点了。

Madam不禁自得并感慨起年岁与阅历的增长后,自己对平稳人心这一技术的游刃有余与身理上不可忽视的倦怠。

即是如性情、处世、手段、嗜好……无一会是同样、同等的黄志威、梁家豪、毛镇宇、何保生等等,在组合后照旧是纪律、能力都一等一的香港警察部队,也因此分外招惹人一同胆战心惊、魂不守摄了。虽然,在定性为恋人的黄志威与梁家豪之间的争纷、混乱,其实际的正谬在旁人是不可定论的了。但作为同僚与友人的立场,根究还是希望二人能够如以往一般的平稳、安然,只是这世上陷入爱情中的人,却是完全不领会如此的想法。

Madam已经搞不清楚,这样奇异又稀松寻常的事情是第几次在她的办公室外发生。在她来想,只是二人之间的小事,却为何总是会演化成一场轰轰烈烈的星际战呢???!!!而她始终以为,在恋人之间的相处,本就没有任何的定数与规律可谈。所谓的“恋爱症候”,实质不过是种种过往的案例。

就如时下黄志威与梁家豪之间的种种,定然便是后人眼中甜蜜的症候。而所谓的类似桥段,在未来的时间里必定会更猛烈的上演,倒不妨挨到真不可收拾,再去费心打算的好。至于目前,还且安心地谈恋爱吧。

总之,身为最高管理者的Madam一贯、同样地事件的末了,以领导人的智慧思索出自己的责任是重大如此。甚至说,巴以问题的悬而不决,也是因为缺乏这样聪慧睿智的女性!!!

 

——END——

评论
热度(1)

© MUSKY大魔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