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KY大魔王

【绣春刀】煤山下的莉莉安-001

彩色丝绸制品守卫者工会(简称:锦衣卫)的燕京总会的张英,永远都不能忘记那一天。
那其实是某个相当寻常的春日午后,当时!我们外号“张百户”的工会派单专员张英正在一如既往地教训一干前来接任务、交任务的工会成员。或许是气氛寻常得有点百无聊赖,他难得在第一时间注意到门口走进的一个青年。
原本,那青年正打算老实地排在一干吵嚷的锦衣卫后,好轮上和张英搭话。而张英也不知是自己的哪根神经被莫名地触动了一下,只觉得很有必要第一时间和这个看起来风尘仆仆的青年人谈一谈!——不管是来干嘛的!进了锦衣卫的门,这么寒碜是不可以的啊少年!

然而,世界的实质就是绝望——即便只是人类之间能要展开一场计划内的、有意义的谈话,世界都不会这样危机四伏、波澜壮阔。当时的张英对此一无所知,而这也难言福祸。

总之!张英用自己那张好是喜庆的工会门面脸,挤出一个好不威严的样子,拉长调子对着那青年招呼:“新来的!名字、职业、过等级考试了没啊。”
那青年见张英竟撇开了等着的满屋子的锦衣卫先单独问他,虽然有些奇怪倒也没露出什么,还挺周到地和四下打着招呼就走到了张英近前,并从随身的袋里掏出一沓子的纸,放在条案上。
“在下卢剑星。职业等级试是已经过了。原先在临海的分会那边干,但家母思乡。所以,我申请了回总会这边挂职。”
张英伸手比了比那叠文档的厚度,呲得笑了声,又对着那叫做卢剑星的青年摇了摇手指。
“小卢啊!瞧你这身灰,我张百户都知道你打乡下地方来。瞧你这袋子纸,傻子也晓得你来挂档!兄弟们是想知道,你职业是啥!等级多少了?这等级太低,可拖咱们总会的后腿啊。说吧——让大伙儿见识见识。”
这话虽然调侃味重了些,可张英好歹也是总会派单的一把刷子,数落下新来的,屁事都算不是个。若要还是个能来事的主,听张英这么埋汰自己,讲不定都能恬着脸喊哥!
而卢剑星虽然眼瞧着并不是长于应对的油条子,但对张英的这几句也全不见动气,毕竟这种仗势在怕是在小地方也常见。只是张英觉得,卢剑星听了他的说话后竟像是呆了一呆,看着有些窘。
这让张百户突然滋生了一种同病相怜,他心想这小子怕也是个手上工夫不好的!可工夫不成,就混不上饭吃、混不好,在张英来看可就是个笑话了。于是,他又甚是和颜悦色地补了一句:“没啥、没啥!也就是记个档。咱这儿也不是人人强得和煤山那边的那批子亡灵法师似的。”
卢剑星听闻眨了眨眼,让人觉得他好是为难地从袖里另掏出了张皱巴巴的纸来。“其实,我路上才过的骑士入门考。”
张英没接他的等级纸,只是和周下的人一起大乐。这下是边上的一个锦衣卫老人开了腔。“卢小哥!驴人哪?有你这挎着刀喊自己是骑士的?枪拉路上了?还是你武士满级了无聊,又怕咱总会不好混,路上加塞去考了个骑士?真这样可没必要啊。双职业领任务也没两份钱领。”
而让众人意外的是,那锦衣卫的打趣没堵着卢剑星,倒让他抖着那张等级纸愈发地显得犹疑起来。甚至还恍惚地嘀咕几句“怎么和考官说得不一样啊”、“只能领一份钱可有点不好办”之类有些傻气的抱怨话。眼见这气氛走向要拧,张英咳嗽了一声,猛刷了把他在这一干人等里的权威,劈手打卢剑星手里抢了那等级证来打算录档。他心里甚至给那伙子还笑得哈哈的傻缺锦衣卫们记上了小帐:笑个娘老子啊!爷明天都把你们几个编小卢队里,帮着他赚银子。
但嘴上咱们的张百户还是相当客观公正地跟着数落了卢剑星一句:“当骑士耗银子是没错。可工会也不给马算人头啊!小卢,你在哪儿考的证?明儿,找几个兄弟把考试费要回来!有这么骗人的么。”
而张英这话音还在空气里转圈呢!就有个声音认真又好不气愤地搭了腔。

“余,没有骗人!”

——哈?!
众人这才猛地注意到,不知何时!卢剑星身前竟站着个半大的少年。他同卢剑星一般穿着身半旧的布衣,只是着实大了些,显得他刀削似的一张脸减了凌厉倒露出了点可怜,身姿亦细薄得像早春才抽了芽的硬柳。

于是,一众其实压根就是二愣子的锦衣卫又哄笑起来。还有人吵吵嚷嚷地继续同卢剑星打趣:“哟!小卢。还带着弟弟来挂档啊。只是你这弟弟长得可不像你。”
而这时,也就是张英隐隐感到了些什么不对,但又实在抓不住什么实质,只烦躁得觉得空气都一阵阵凝起来似的不爽利。他心想:说他们老粗,没一个认!可单论那人的相貌和卢剑星没个像,就说人不是他弟也可是不对的。而且!你们关注的重点都错了好吗?!
“小兄弟!我们可是在帮衬你哥呢。要回了那考试费,还能给你买身新衣服不是。”

可那少年听着张英的宽慰话,竟嗤得笑了声,而面上却完全看不到有什么笑意。他跨前了一步,伸手按上卢剑星的那份等级纸,直直地看向张英说:
“马,是不算。但余,是龙!”

即后,张英眼见着他面前的少年一双原本黑深的眼瞳变化成一汪银水似的竖瞳,冰得像冬天的海子。

是了!打那天起,彩色丝绸制品守卫者工会燕京总会风云再起,成了响当当的字号。因为,那个新来挂职的卢剑星,虽然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一级骑士,可却是这个时空段里唯一的龙骑士!而跟着他来的那位少年,便是他的龙——沈炼。



------------

“大哥、大哥!刚才为啥不让我揍他们?”
“人不知道你是龙,才不让我们领两份。后来不是改了吗?”
“……可是,以前正德爷爷说——要是我的话,凭脸可以领三份!”
“呃?真的吗。”
“正德爷爷从不骗我。和天启哥完全不一样。”
“阿炼。我一直想和你说——开玩笑和骗人,是两码事。”
“噢。不过,大哥……开玩笑和骗人,我不太懂怎么分。”

----------

其实,大概!会完全都是段子!且这样吧。

评论(5)
热度(12)

© MUSKY大魔王 | Powered by LOFTER